您现在的位置:

不可得矣 >

蜡笔侦探_故事

  女儿四五岁时已是幼儿园里有名的侦探,先后侦破不少大案,譬如“王小花尿床”,“张大嘴变形金刚失踪”,“怪盗李二狗”,“乌鸦杀蟑螂嫁祸事件”等等奇案。一时间妇孺皆知,传为神童。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份天资不仅来自遗传,更多是后天训练。当女儿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她的妈妈一直在追《神探夏洛克》,胎教音乐都是来自《名侦探柯南》。

  而身为父亲,我也没少和女儿一起观看《神探蒙克》,普通人家的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子也被我换成了成人读物《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可以说,年幼的女儿是我们俩夫妻熏陶下的产物。起初,我们并非刻意,后来一岁大的女儿通过奶粉的量突然变少推断出我偷懒去了网吧打僵尸,从而引起了我的高度关注。妻子说,女儿像你,也许未来会是个女大盗。我望着妻子,想起了自己的过去,说,也许她会是个侦探,专门抓他爹这样的窃贼。妻子愣了,说,你知道我对你的感觉,我喜欢身为大盗的你。我说,我没说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只是,我希望女儿可以有个正常的人生。妻子笑了,你不会忘了你是谁吧,正常,是一场美梦,但该醒了。忘了介绍自己,我是十几年前传说中的艺术品大盗,人称怪盗梵高。为什么有这个称呼,好像是因为我经常偷他的画吧。

  女儿长到七岁,已经出落得像个干练的小萝莉。她会经常问我一些幼稚的问题,譬如人为什么会说谎,苏格拉是不是苏格拉底的哥哥,往什么地方掺毒不容易被发现。我都一一给予解答。在女儿七岁生日时,她问了我一个我没能解答的问题。她说,爸爸,你就是怪盗梵高吧。我们夫妻顿时僵住。妻子说,小君在想什么,爸爸怎么会是大盗,来,妈妈给你喂蛋糕。我说,谁告诉你的?小君回答,很简单啊,我们家挂了一幅梵高的向日葵,我很喜欢向日葵,所以我上网搜了老半天呢,最后发现有一幅梵高的向日葵被偷了,那幅画挂的地方不正是去年爸爸陪我去的博物馆么,我当时说喜欢向日葵,爸爸不是答应会送我么。谢谢爸爸,你是我的好爸爸。我说,小君,爸爸买的是赝品,这是临摹的。小君嘟了嘟嘴,不高兴了,说,爸爸骗人,我鉴定过了,是真迹。网上都说是怪盗梵高偷的。妻子脸色煞白,她说,小君别乱说,偷画会坐牢的。小君抹了抹嘴角的奶油,说,我就知道爸爸最爱我,要什么都会给我。放心吧,我不会和别人说的。我恼恨地摇了摇头,没事教女儿鉴定文物干嘛。但是我到最后也还是没有承认。小君一口喝掉嘴边的牛奶,对我说,爸爸,我永远爱你。

  这件事过去不久,我去参加女儿的家长见济南治疗癫病好医院面会。回来的路上,小君面色开始难看。我们问了半天她也不说话。直到晚饭,她也不出房门。妻子让我去问问她怎么了。我走到女儿跟前,她立马抱住我。她哭了。我拍了拍她的背。她哽咽地说,爸爸,我知道老师的秘密了,但是她是我最喜欢的老师,我不想警察叔叔抓她。于是我让女儿把故事都说给我听。

  今天下午开家长会,女儿一来就去找杜老师,但是没找到。后来在仓库里发现了另一名女老师的尸体,她倒在地上,全身弯曲。杜老师最后出现了然后第一个报警。我问小君,你为什么怀疑是你杜老师。小君说,她和那个死掉的老师一直不合,还有,她没来多久,之前可能是去扔自己被血溅到的衣服,因为我看见她穿了一身新的。她穿的不是那件她最喜欢的。我说,那件衣服她可能不喜欢了。小君说,就算是这样,她为什么第一直觉是报警而不是叫救护车,普通人第一反应应该是120啊,除非她确定那个老师没有生还希望。我点头,说,这还不能算是证据,只是你一个人的推理。听爸爸的,别胡思乱想。小君瞥了撇嘴,说,我当然有证据。我看过尸体,那个老师指甲缝里有黄泥。我说,哪都有那种东西啊。小君摆头,只有爸爸书房才有,前天我在爸爸房里玩橡皮泥,粘了点在上面,然后我把橡皮泥带到了教室里,只有杜老师碰过。那个死去的老师,前天和昨天都请假不在,她手指里怎么会有这种泥呢。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和杜老师在争执的时候,两人都用指甲抓对方。我问,她为什么这两天不洗掉呢。小君说,她不是不洗,而是没发现,它很浅,颜色和皮肤相近,不易被发现。我说,可是你注意到了。小君天真的说,因为那是爸爸独一无二的泥,我不会看错的。我皱了皱眉,问,小君,光这些还不能定罪,你还注意到别的没?小君耸了耸肩,说,不太多。警察好像说死亡时间可能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到一点之间。然后问老师什么时候离开,为什么死去的老师请假那天晚上会来这里。调查表明,这里应该是第一现场。老师说,她十点钟就回去了,其他都不清楚。最后问她为什么今天家长会晚到,她说路上塞成,她在远处租了房子。我问,发现什么疑点?小君喝了一口水,说,爸爸,昨天下雨了,对吧。我说,嗯,很大。小君说,可是老师的鞋一点都没湿,她很宝那双鞋,即使湿了也不用吹风机之类的。她常说,还是自然风最好。今天太阳也不大,不可能那么快干。而且老师今天穿的就是昨天那双没错,一模一样的破洞,鞋带的捆法也一样,不会是第二双。我记得昨天大家几乎都没带伞,老师也说了句好倒霉,又忘了带。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检查了所有地方,没有被人遗失的伞。所以,老师昨天根本没回家,一晚上都在这里。我说,你说的那件替换的血衣还能找到人睡觉抽搐是什么原因?么。小君微微摇头,不一定,我靠近杜老师的时候,闻到了烧焦的味道,她肯定是拿到一个空旷的地方烧了,不过应该能找到痕迹。按时间推定,她可能是在回家的必经之路烧的,回去的时间应该是雨停后路面开始干的前后,大约晚上四五点。我记得,因为我一直没睡。我说,以后不要睡晚觉,影响发育。小君说,知道了爸爸。然后老师回家换了这身现在的衣服。我又问,你怎么确定老师不是喜欢这衣服才穿的。小君说,那件衣服是韩版的,不显身材,像老师那种平常那么爱打扮的女人不会穿着上班,更不会在家长会时穿。女人都爱漂亮嘛。对吧,爸爸,明天我想买条裙子。我笑了笑,说,我明天去趟警局,和他们说说,杀人必须要付出代价,你这样做没错。小君不再哭鼻子,笑了,说,爸爸最棒,爸爸是天才。我望着女儿,说,我是天才的爸爸。

  第二天,警察找到了杜老师试图毁尸灭迹的证据,在她回家的必经之路的一个垃圾场,警方在一片黑迹中找到了烧焦的血衣,找到了死者和杜老师的DNA。杀人原因很老套,无

  女儿四五岁时已是幼儿园里有名的侦探,先后侦破不少大案,譬如“王小花尿床”,“张大嘴变形金刚失踪”,“怪盗李二狗”,“乌鸦杀蟑螂嫁祸事件”等等奇案。一时间妇孺皆知,传为神童。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份天资不仅来自遗传,更多是后天训练。当女儿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她的妈妈一直在追《神探夏洛克》,胎教音乐都是来自《名侦探柯南》。#p#分页标题#e#

  而身为父亲,我也没少和女儿一起观看《神探蒙克》,普通人家的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子也被我换成了成人读物《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可以说,年幼的女儿是我们俩夫妻熏陶下的产物。起初,我们并非刻意,后来一岁大的女儿通过奶粉的量突然变少推断出我偷懒去了网吧打僵尸,从而引起了我的高度关注。妻子说,女儿像你,也许未来会是个女大盗。我望着妻子,想起了自己的过去,说,也许她会是个侦探,专门抓他爹这样的窃贼。妻子愣了,说,你知道我对你的感觉,我喜欢身为大盗的你。我说,我没说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只是,我希望女儿可以有个正常的人生。妻子笑了,你不会忘了你是谁吧,正常,是一场美梦,但该醒了。忘了介绍自己,我是十几年前传说中的艺术品大盗,人称怪盗梵高。为什么有这个称呼,好像是因为我经常偷他的画吧。

  女儿长到七岁,已经出落得像个干练的小萝莉。她会经常问我一些幼稚的问题,譬如人为什么会说谎,苏格拉是不是苏格拉底的哥哥,往什么地方掺毒不容易被发现。我都一一给予解答。在女儿七岁生日时,她问了我一个我没能解答的问题。昆明市看癫痫病那家医院好她说,爸爸,你就是怪盗梵高吧。我们夫妻顿时僵住。妻子说,小君在想什么,爸爸怎么会是大盗,来,妈妈给你喂蛋糕。我说,谁告诉你的?小君回答,很简单啊,我们家挂了一幅梵高的向日葵,我很喜欢向日葵,所以我上网搜了老半天呢,最后发现有一幅梵高的向日葵被偷了,那幅画挂的地方不正是去年爸爸陪我去的博物馆么,我当时说喜欢向日葵,爸爸不是答应会送我么。谢谢爸爸,你是我的好爸爸。我说,小君,爸爸买的是赝品,这是临摹的。小君嘟了嘟嘴,不高兴了,说,爸爸骗人,我鉴定过了,是真迹。网上都说是怪盗梵高偷的。妻子脸色煞白,她说,小君别乱说,偷画会坐牢的。小君抹了抹嘴角的奶油,说,我就知道爸爸最爱我,要什么都会给我。放心吧,我不会和别人说的。我恼恨地摇了摇头,没事教女儿鉴定文物干嘛。但是我到最后也还是没有承认。小君一口喝掉嘴边的牛奶,对我说,爸爸,我永远爱你。

  这件事过去不久,我去参加女儿的家长见面会。回来的路上,小君面色开始难看。我们问了半天她也不说话。直到晚饭,她也不出房门。妻子让我去问问她怎么了。我走到女儿跟前,她立马抱住我。她哭了。我拍了拍她的背。她哽咽地说,爸爸,我知道老师的秘密了,但是她是我最喜欢的老师,我不想警察叔叔抓她。于是我让女儿把故事都说给我听。

  今天下午开家长会,女儿一来就去找杜老师,但是没找到。后来在仓库里发现了另一名女老师的尸体,她倒在地上,全身弯曲。杜老师最后出现了然后第一个报警。我问小君,你为什么怀疑是你杜老师。小君说,她和那个死掉的老师一直不合,还有,她没来多久,之前可能是去扔自己被血溅到的衣服,因为我看见她穿了一身新的。她穿的不是那件她最喜欢的。我说,那件衣服她可能不喜欢了。小君说,就算是这样,她为什么第一直觉是报警而不是叫救护车,普通人第一反应应该是120啊,除非她确定那个老师没有生还希望。我点头,说,这还不能算是证据,只是你一个人的推理。听爸爸的,别胡思乱想。小君瞥了撇嘴,说,我当然有证据。我看过尸体,那个老师指甲缝里有黄泥。我说,哪都有那种东西啊。小君摆头,只有爸爸书房才有,前天我在爸爸房里玩橡皮泥,粘了点在上面,然后我把橡皮泥带到了教室里,只有杜老师碰过。那个死去的老师,前天和昨天都请假不在,她手指里怎么会有这种泥呢。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和杜老师在争执的时候,两人都用指甲抓对方。我问,她为什么这两天不洗掉呢。小君说,她不是不洗,而是没发现,它很浅,颜色和皮肤相近,不易被发现。我说,可是你注意到了。小君天真的说,因为那是爸爸独一无二的泥,我不会看错的。我皱济南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呢了皱眉,问,小君,光这些还不能定罪,你还注意到别的没?小君耸了耸肩,说,不太多。警察好像说死亡时间可能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到一点之间。然后问老师什么时候离开,为什么死去的老师请假那天晚上会来这里。调查表明,这里应该是第一现场。老师说,她十点钟就回去了,其他都不清楚。最后问她为什么今天家长会晚到,她说路上塞成,她在远处租了房子。我问,发现什么疑点?小君喝了一口水,说,爸爸,昨天下雨了,对吧。我说,嗯,很大。小君说,可是老师的鞋一点都没湿,她很宝那双鞋,即使湿了也不用吹风机之类的。她常说,还是自然风最好。今天太阳也不大,不可能那么快干。而且老师今天穿的就是昨天那双没错,一模一样的破洞,鞋带的捆法也一样,不会是第二双。我记得昨天大家几乎都没带伞,老师也说了句好倒霉,又忘了带。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检查了所有地方,没有被人遗失的伞。所以,老师昨天根本没回家,一晚上都在这里。我说,你说的那件替换的血衣还能找到么。小君微微摇头,不一定,我靠近杜老师的时候,闻到了烧焦的味道,她肯定是拿到一个空旷的地方烧了,不过应该能找到痕迹。按时间推定,她可能是在回家的必经之路烧的,回去的时间应该是雨停后路面开始干的前后,大约晚上四五点。我记得,因为我一直没睡。我说,以后不要睡晚觉,影响发育。小君说,知道了爸爸。然后老师回家换了这身现在的衣服。我又问,你怎么确定老师不是喜欢这衣服才穿的。小君说,那件衣服是韩版的,不显身材,像老师那种平常那么爱打扮的女人不会穿着上班,更不会在家长会时穿。女人都爱漂亮嘛。对吧,爸爸,明天我想买条裙子。我笑了笑,说,我明天去趟警局,和他们说说,杀人必须要付出代价,你这样做没错。小君不再哭鼻子,笑了,说,爸爸最棒,爸爸是天才。我望着女儿,说,我是天才的爸爸。

  第二天,警察找到了杜老师试图毁尸灭迹的证据,在她回家的必经之路的一个垃圾场,警方在一片黑迹中找到了烧焦的血衣,找到了死者和杜老师的DNA。杀人原因很老套,无

  非是那些女人间的鸡毛蒜皮。死者因为忘了一样重要的东西,当晚来学校取,与还在改作业的杜老师发生肢体碰撞,最后命丧当场。不算传奇的故事。

  要说有传奇,找到凶犯的是我年仅七岁的可爱女儿。

  后面的故事请允许我暂时保密。我们和女儿如今住在一个小城市里。我很不希望别人来打搅我们安逸的生活。如果你喜欢这类故事,以后我会一一道来。现在,请允许我结案陈词。

  (完)

© zw.jgwrf.com  反差调整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