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疯狂骷髅 >

丈夫知道了我们之间所有的“事”_故事

  导语:天笑在丈夫益晓黎陪同下到医院做完孕检,一路上益晓黎满脸愠色,刚进家门,益晓黎将检查报告扔向天笑:“到现在你还不想跟我说实话。你还想隐瞒我多久,你的肾到底哪去了?”天笑见益晓黎提起自己的肾脏,不由脸色发白,额头沁出冷汗。她知道,自己隐瞒多年的秘密再也无法隐瞒下去了。在益晓黎的逼问下,刘天笑无奈地道出实情……

  很久以前,天笑为一个肾病患者输液扎针,因患者血管长期扎针已经非常脆弱,天笑一连两次都扎偏针头,患者恼怒地推开她,还骂骂咧咧。刘天笑尴尬万分,眼泪在眼眶打转,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病人见状忙解围道:“护士,你先来给我扎吧,我年轻不怕疼。”

  说话的病人是21岁的李梓,因严重肾衰竭住进医院。见李梓解围,天笑感激地端着药盘走到了他身边,李梓伸出瘦弱的手臂,风趣地说:“别紧张,给你摸摸我的小手,我的小手除了妈妈,可还没给其他女孩摸过。”李梓的玩笑,随即让病房里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下来。

  那次以后,天笑对李梓格外注意。她发现,李梓不仅人长得帅气,心地也非常善良,被病痛折磨的李梓并不像其它病友一样愁眉不展,他常常在病房讲笑话逗病友开心,天笑以为李梓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可有一次,夜间查房的她撞见李梓一个人在医院的走廊上发呆垂泪,李梓的泪水让她的脚步再也挪不动了,见天笑看见,李梓竟也不隐瞒,将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

  一年前,李梓被确诊为尿毒症中期,治愈的途径只有肾移植。而李梓是家中独子,母亲患有糖尿病,父亲则有心脏病,两人身体都无法给儿子做肾移植手术,李梓只能通过血液透析维持生命,等待合适的肾源。父母始终瞒着他的病情,只告诉他患的是肾炎。而李梓早已经偷看了病历,看着父母几乎一夜白头,李梓不忍心戳破父母的谎言,这才每天强颜欢笑。

  了解到这一切,天笑心里隐隐作痛。不重庆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发现自己没来由地牵挂这个大男孩。她还利用下班时间给李梓折叠千纸鹤,每天做好吃的带到病房给李梓。

  病床上的李梓当然能感受到天笑的情感,这份情感就像隆冬里一堆篝火瞬间温暖了李梓孤苦、悲寂的心田。然而,李梓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没资格去奢望这份情感。李梓想拒绝,却又期望每天能见到天笑的笑脸。悄悄地,爱的种子开始在两人心里萌芽,两颗年轻的心开始慢慢靠拢……

  天笑的同事孟华发现两人恋情后,劝刘天笑冷静点,千万不能把自己的情感托付给一个尿毒症患者。天笑当然明白将自己的情感托付给一个尿毒症患者意味着什么,但是爱情的温度早已经炙烤了刘天笑那颗年轻的心。

  后来,一直等不到合适肾源的李梓身体越来越虚弱,病情开始恶化。一天,李梓紧紧握住天笑的手,有气无力地说:“笑笑,或许我真的等不及了。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娶你做新娘……”还没等李梓说完,天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她知道李梓的病情在恶化,血液透析已经不能满足李梓的身体。眼看着爱人的生命之光在慢慢熄灭,刘天笑同样痛心而又束手无策。

  刘天笑失魂落魄回到家,一夜辗转反侧。突然,她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自己和李梓同属B型血,为何自己以前没想过捐肾给他?天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且不说配型是否成功,如果父母知道自己要将肾脏捐献给李梓,肯定不会同意。然而,为李梓捐肾的想法,就像一颗即将破土的幼芽,在天笑的心底顽固生长着。

  第二天,天笑偷偷采集了自己和李梓的血样。一星期后,配型结果出来:她和李梓的两人配型竟然高达六个点相合,也就是说,自己完全可以为李梓捐肾!拿到结果,天笑一阵风似的奔到病房将这个喜讯告诉了李梓,然而,李梓却坚决反对:“即便我死了,也绝不会同意你捐肾脏给我。”天笑愤然站起身:“好,你不要我的肾,你去死吧,丢下你的父母,丢下我。要了我的肾,你可以活下去,我还有一个肾,也能健康生活。大不了以后你好了来照顾我。”

  在天笑的癫痫病的发作是怎么引起的劝说下,李梓终于同意了她的提议。得知内情的李梓父母对刘天笑更是感激万分,两位老人含泪说:“李梓以后要是负了你,我们老两口首先不答应。”

  天笑签订了捐赠协议之后,背着父母偷偷将一颗鲜活的肾脏移植到李梓身上。庆幸的是,李梓肾脏移植手术非常成功。

  然而,两人的爱情却无法得到天笑父母的认可。天笑的父母都患有疾病,他们对健康的渴望超越了一切。因而当他们得知女儿爱上尿毒症患者时,二老以死相逼,坚决不同意两人在一起。天笑本来想向父母坦诚自己已经将一个肾脏捐献给李梓,但正当她要开口的时候,母亲却突然发病住院,经过抢救方才挽回一命。在这样的情景下,刘天笑纵使有再大的不舍,她也不敢拿母亲的性命来为自己的爱情开道。爱情在亲情的围剿下败下阵来,面对母亲声泪俱下的威逼,天笑无奈含泪选择和李梓分手,并回到易县工作。很快,父母安排她嫁给了在易县保险公司上班的益晓黎……

  生下女儿后,益晓黎对天笑说:你走吧,和他在一起你会很幸福。

  只是,曾经深爱的人还好吗?他的生命之舟是否已经扬帆?当年从医院辞职含泪嫁人后,为了断绝自己的念想,天笑换掉了手机号码,和李梓断绝了一切往来。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敢偷偷地想念着曾经爱过的人。

  李梓究竟去了哪里?原来,天笑人间蒸发后,李梓曾经发疯般地寻找着她的下落,几乎踏遍了易县的每个角落,都不曾找到昔日女孩的身影。这个善良的女孩,在他最黯淡的岁月里给予了他第二次生命,却以这样的方式与他告别。一个月之后,李梓终于明白,即便天笑此生不再与他联系,但是她一定希望自己带着她那生命的豪华馈赠,好好活着。

  李梓满心酸楚回到学校完成大学本科学业。李梓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取美国耶鲁大学的硕博连读的全额奖学金。在美国求学期间,李梓拒绝了无数女孩的追求,埋头刻苦攻读。肾移植手术后,李梓的身体一天天康复,刘天笑的肾脏似乎与他的身体浑然一体。

  李梓以优异的成绩从中医治羊角风去哪家医院好耶鲁大学毕业后。他谢绝了美国摩根银行伸出的橄榄枝,毅然回到北京工作。很快,李梓就被提拔为公司的副总。无数丘比特之箭射向事业有成的李梓。在父母的劝说下,李梓也试着接触别的女孩,可他心底的爱火却始终无法点燃,也始终没有激情。李梓明白,不是他不想再去爱,是他此生无法忘掉那个馈赠生命给自己的女孩。无数个午夜梦回,刘天笑那清纯的笑容就会无比清晰地浮上心头。

  回国后的李梓每年都要抽空前往天笑曾经所在的城市小住一段时间。古朴的小城,新鲜的空气,以及一种说不清楚的情怀与期待,都能让他感到幸福。他曾经想过千万次,在阳光下,能与刘天笑邂逅。在一次又一次失望后,他放弃了这个念头。他只是期望在这个刘天笑生活的地方,感受到她的气息,这就已经足够让他心安了。

  后来有一天李梓前往河北出差。在办完公事后,他鬼使神差般来到了保定市第一医院血液科的门口,这里的一切仍然那么熟悉。恍惚间,笑笑揣着热腾腾的饭盒跳跃着向他走来,笑笑为他折叠的千纸鹤……往事清晰上浮,李梓的眼泪不期然涌上了眼眶。黯然神伤之际,李梓正准备转身离去,身后突然有人叫住了他:“你是……李梓吗?”转过身,李梓认出那是天笑的好友孟华。孟华一把抓住李梓,激动地说:“李梓,你可回来了。”李梓一惊:“是不是笑笑出什么事情了?她在哪里?”孟华将天笑住的地方告诉他。

  当即,在孟华的带领下,李梓驱车来到易县刘天笑家里。原来天笑在做饭时,血糖低晕倒了,晕倒时打翻了炒锅,后来天笑的脸就给毁了。

  从分手到现在,足足有五年的光景,他们不曾见面。可是远远地望见刘天笑那熟悉的身影,李梓还是战栗不已,内心收到了强大的刺激。他一步上前拉住她的手,哽咽着说道:“笑笑,我来晚了。”刘天笑见到李梓先是一愣,随即迅速转过头去:“谁让你来的?快离开这里,我不想见你。”李梓拉着她的手不放:“跟我走。我再也不会离开你。”挣脱不开的刘天笑突然一把扯开脖子上的围巾,大声冲李梓说:“我已经成了一个丑八怪,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黑龙江中亚医院”狰狞的伤口让李梓倒抽了一口冷气:笑笑左脸以下都爬满了深深浅浅的疤痕,原来姣好的面容早已经被那场硫酸雨毁得面目全非……

  天笑一边哭一边后退:“快走吧,别再来打搅我的生活了。”李梓被天笑推出了门外。李梓承认,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在面对如此触目惊心的伤疤,他有过瞬间的动摇,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排山倒海的心痛。见天笑如此决绝,在孟华的连拉带扯之下,李梓头脑一片空白地离开了。

  这天晚上,李梓躺在床上再也无法入睡。胸口痛得似乎被千万只箭射中,而李梓肯定,这份心痛,来源于心底他对笑笑的爱。凌晨一点,李梓翻身下床,连夜驱车再次赶到了天笑的家。她不开门,李梓就坐在门外等着;她不说话,李梓就在门外轻轻地将自己这几年的经历讲给她听。他还唱起他们曾经最爱的歌。李梓自顾自地说着、唱着、笑着、哭着……

  门“吱呀”一声开了,天笑拿着一件衣服披在了他身上。李梓站起身,用大衣将她包裹在怀里,在她的耳边喃喃地说:“一切都过去了,我回来了。以后的路,我们一起走。”刘天笑在李梓的怀中哭得肝肠寸断。

  为了帮恋人恢复自信,李梓决定帮刘天笑进行植皮手术。医生告诉李梓,自体移植是目前皮肤移植中最常用的方法,她的整个身体左边基本上没有完好的地方,如果要做移植,只能从她身体右边取下皮肤移植过来。李梓不肯让笑笑的身体再受一次伤,他找到主治医生,要求将自己的皮肤移植给她。天笑知道后坚决不肯,李梓搂着她笑着说:“比起你给我的肾脏,我的皮肤算什么?”

  经过大大小小的近十次手术,李梓移植到刘天笑身上的皮肤已经成功存活下来。两个月后,天笑身上的疤痕有了很大的改善。

  再后来,天笑和益晓黎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第二天李梓牵着刘天笑的手来到了易县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

  百转千回,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但愿这对经过劫难的恋人能够重拾幸福,携手迎接快乐的每一天。

© zw.jgwrf.com  反差调整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